【云南体育风云人物】永不言弃的虞朝鸿
发布时间:2021/6/29 10:59:00 作者:浦燕来源:云南省体育记者协会阅读:



云南竞走名将虞朝鸿,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子50公里竞走比赛中收获了第4名,这也是当时中国男子竞走选手在奥运会上创造的最好成绩,这一成绩直到8年后的伦敦奥运会才被改写。




传承云南“基因” 闪耀国内外赛场

虞朝鸿少年时代表云南驿一中参加祥云县运动会被体校教练看中,投身竞走事业。他1993年进入云南省体工队,经过7年苦练,2000年在山东曲阜进行的全国竞走冠军赛上,拿到职业生涯第一个全国冠军。不过,这位来自大理的选手在世界大赛上出成绩比在国内还早,1999年竞走世界杯男子20公里团体赛,他就与师兄弟一起合力斩获亚军。


四年一届的奥运会是所有运动员都热切向往的人生舞台,虞朝鸿也不例外。直到现在,他依旧清晰地记得备战雅典奥运会的时光,以及2004年那个炎热的夏天。虞朝鸿在广州举行的奥运会选拔赛上跻身前三,成功锁定雅典奥运会参赛席位。“拿到奥运会参赛资格是一份无上的荣誉,为了准备比赛,师父沙应正为我制定了周密的训练计划。”他介绍说。 




云南竞走队一直是一支有着优良传统的优秀队伍,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虞朝鸿的师兄陈绍果在男子20公里竞走比赛上曾一度十分接近奖牌,但最终遗憾地位列5。也正因如此,云南队上下对雅典充满了期待。


准备雅典奥运会期间,云南队上下倾注了极大的心血,不仅仅是教练组群策群力,医疗团队和科研团队也提供了全方位保障。当时陪伴虞朝鸿一起训练的小将赵成良、徐兴德等后来都成长为中国竞走的实力选手。“哪些人陪我走前25公里,哪些人陪我走后25公里,师父安排得清清楚楚,我自己在训练中也是全力以赴。”虞朝鸿说。


男子50公里竞走是田径比赛中距离最长的项目,为了保证在比赛中正常发挥,运动员平时训练的辛苦程度普通人无法想象。一个上午的训练绕着呈贡体育训练基地400米一圈的风雨田径场狂走150圈,是家常便饭。但回望备战雅典奥运会的时光,虞朝鸿没有提过一个苦字,“竞走运动员哪有不付出的,脚上磨出血泡、水泡,挑破了,第二天接着练就完事了,”他云淡风轻地说,“备战雅典奥运会的那段时间是很愉快的,大家对奥运会充满了想象,满怀激情投身训练。”







雅典鏖战诠释奥林匹克精神

按照虞朝鸿当时的能力和在昆明训练时的成绩,他站上奥运会领奖台的希望很大。但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残酷,特别竞走这样的项目。


满怀期待抵达雅典后,虞朝鸿的第一堂训练课就遇到了大麻烦。“入住奥运村的选手会得到一把钥匙,用于取水。我们刚住进去的时候证件和钥匙都还没有办好,第一堂训练课是在没水的情况下进行的,”虞朝鸿说。希腊是地中海气候,夏天太阳很晒,温度也高,没练多久虞朝鸿就脱水了。“师父看我实在很难,到处想办法,找先期已经入住的中国代表团成员给我要水。”


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由于不适应当地气候,虞朝鸿在赛前突然全身过敏,正式比赛开始时身体还尚未恢复。




教练沙应正给虞朝鸿制定的比赛计划是无论如何都要走在第一集团。“比赛开始后大家都在互相试探,相互较劲,不断变速、压速度,紧接着又变速。实际上,比赛前25公里,我的体能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后25公里靠的是在昆明训练时打下的底子在坚持。”


冲刺阶段,虞朝鸿用尽全身力气努力向前,但无奈在即将走进体育场时,被俄罗斯选手沃耶沃超越,经过50公里的行走后,以9秒之差与铜牌失之交臂。


时隔17年,再度回忆这场比赛,虞朝鸿仍然满是遗憾,“比赛中我虽然一直咬牙坚持,但最后还是未能拿到理想的名次,让电视机前面关心中国体育的体育迷和家乡父老失望了。”


错失奖牌固然可惜,但虞朝鸿在雅典奥运会上拿到第四名,已经是当时中国男子选手在奥运会竞走项目中取得的最好成绩。这一战绩保持了8年之久,直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陈定在男子20公里竞走比赛中夺冠后才被改写。




雅典奥运会,虞朝鸿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完美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的真谛。2004年那个夏天,虞朝鸿奋力拼搏的身影也深深定格在了一代体育迷的脑海里。


带着遗憾回到国内赛场,虞朝鸿继续披荆斩棘。2005年的第十届全运会,虞朝鸿大获丰收,不仅以破全国纪录的成绩拿到男子50公里竞走比赛的冠军,还在男子20公里竞走比赛中收获了一枚铜牌。


虞朝鸿职业生涯中参加过四届全运会,1997年的第八届全运会是他的第一届全运会,初出茅庐的他在50公里竞走比赛中位列第6。经过4年的磨砺,2001年的第九届全运会,他在20公里和50公里拿了两个第三。2009年的第十一届全运会,是虞朝鸿的最后一届全运会,那时已是34岁“高龄”的他顺利完成了所有比赛,用别具仪式感的方式给自己一个交代。


除了奥运会和全运会外,虞朝鸿还屡次在世界以及全国比赛中摘金夺银,算得上是中国竞走当之无愧的现象级运动员。支撑着虞朝鸿在运动员生涯一路披荆斩棘的,是他出色的运动能力,是他乐观的性格,也有师父沙应正潜移默化的影响,“师父教会我,遇到困难不要轻易放弃,并且时刻都要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


回首运动员生涯, 虞朝鸿说自己是有遗憾的,“没能在运动生涯的巅峰期拿到顶尖的成绩,比如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没能挤进前三,是心里一直想要弥补的事情。”



在中国练体育很幸福

退役后,虞朝鸿一直没有离开体育,现在的他是云南省体育工作大队的副队长,并分管摔跤和体操两个项目,他麾下的运动员们也是卧虎藏龙。


今年4月,云南女子摔跤队选手龙佳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进行的东京奥运会摔跤项目亚洲区资格赛62kg级的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收获冠军,成为了云南历史上首位拿到奥运会入场券的女子摔跤选手。


“在中国练体育是很幸福的事情,国外的运动员都是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虽然也会有教练,但大多数都只会给选手出个计划而已。我们国家是举国体制,体育部门以及教练团队为运动员提供的是‘保姆式’的服务。”当被问到对即将参与东京奥运会的龙佳有什么期待时,虞朝鸿说,“希望她能够做好自己。”


“我现在的工作在二线,之前是被‘服务’的对象,现在是‘服务’别人,我会把运动员时期从身边工作人员身上学到的敬业精神转化成自己的,为云南体育健儿提供更好的保障。”他说。





寄语建党100周年

虞朝鸿在2001年的第十届全运会期间成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至今已是有着近20年党龄的老党员。


一直以来,虞朝鸿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党员的初心与使命,“我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对此一直心怀感恩,”他说,“我的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党员,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共产党员应有的责任感与担当。未来,我会立足本职工作,把这些优秀品质传承下去。”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周,在这别具意义的历史性时刻,虞朝鸿心中感慨万千,“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的中国。祝愿中国共产党100岁生日快乐,我们永远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云南省体育局 运行维护:云南省体育科学研究所 0871-63104505
政务热线:0871-63192389
滇ICP备20000781  政府网站标识码:5300000028

滇公网安备 53010302000684号